【滙文化】没有传承的玉雕业将走向何方?

11-08 千璞汇析木玉

      玉文化是华夏五千年文化中一种璀璨夺目、魅力无限的传承,体现了继承基础上创新与发展、反应时代精神、引领社会风尚的有生命力的文化造诣,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化做出的杰出贡献!

张庆东大师创作的《旺财》


      一个玉雕人如何传承玉文化,使自己刀下的玉雕作品富有生机与活力,是他们无时无刻都需面对与深思、探索与挑战的课题。如果生搬硬套传统玉雕作品,就会如一潭死水,难以发展;如果完全脱离传统文化,创新得无根可寻,就成了失去灵魂的皮囊,支撑不了太久。


      要取题材、风格、工艺、雕刻技法、文化内涵、艺术表现力等方面精粹的东西,去其糟粕。在继承基础上创新,不跟流行风,以有深度的、独创巧思的设计为魂,以中西结合的精湛雕技为骨,使作品里流淌着传统与现代文化碰撞的新鲜血液,以经典的力量超越时空,永恒玉之美。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佛佑平安》正面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佛佑平安》背面

      但是,随着新时代科技的迅猛发展,生活节奏的加快,经济利益的驱动,人心的浮躁,玉雕业面临史无前例的传承之难。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平步青云》

      首先,是创意之难!一件经得起岁月检验的精品,需要玉雕师具备扎实的刀工、深厚的美术修养与文化底蕴、以及独特的设计与创意理念。然而,由古至今,精典题材的传世精品本就精彩纷呈,想要继承、突破并将时代精神赋予作品,使其大放异彩,绝对不是一般玉雕人所能及的。

      其次,是授徒传技难!以“师徒制”为主流的玉雕门派,各有其独到的看门绝技。“绝”活授之于人,可能会饿死师傅,滋生“乱象”;不授之于人,则面临绝技的尴尬。但更多的人却是因为承受不了雕玉的寂寞、困囧与迷茫,静不下心学艺,急于求成走偏门,丢了“玉德”,更别提什么传承了。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府上祥瑞》

      再者,是手雕出精品难! 受玉雕市场经济影响,很多玉雕人把玉雕做为养家糊口的生计,不求工艺精和创意等。于是,很多好玉料被粗制烂造,真真是暴殄了天之华宝。少数追求艺术、审美与灵性永恒的玉雕大家,他们既能活用各色不尽人意之玉料,又能不轻易对极品玉料施工,但手雕精品周期长,出工率不高。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蛟龙出海》正面

      四是,机雕作品热卖,挫伤了部分玉雕人的创作积极性。其实,应竞争之势而生的超声波与电脑雕刻技术,有省时省力、成本低、产量大、可避免玉技不佳者粗劣加工导致玉石资源浪费等优势,其模仿制作的雕件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,可以满足部分人日常装饰、欣赏和把玩之用。 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蛟龙出海》背面

      诚然,机雕作品不能对玉料上的裂、脏、纹、俏色等巧妙修避、利用,其生动细腻性与灵韵意境,也不能与玉雕大师的手雕作品相提并论,但这也恰恰反衬出手雕精品的难能可贵,以及收藏和传承的价值所在!对于手工玉雕人而言,暂时付出的精力、心血与报酬可能不相称,但不经磨砺与忍耐,怎能登上玉雕艺术的巅峰!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比翼鸟》正面

      没有玉雕流派的百家争鸣,就难见玉雕文化春意盎然的灿烂辉煌。目前,因种种原因,有些玉雕流派面临失传和匿迹,渐渐呈现单花独放的态势,这不利于玉雕文化的传承。而且,一个玉雕人,只有深入研究、吸收各流派玉雕艺术之精华,才更有机会创作出具有时代特征、人文个性与文化内涵的艺术传承品。

赵泽民大师创作的《比翼鸟》背面

      玉雕,是门古老而又神奇的艺术,它贯穿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,见证了华夏民族的沧桑与辉煌,影响着世界!有着淬炼与升华的玉雕艺术,将在传承中走向更加璀璨无比的未来!


欢迎关注千璞滙集团·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官方网站:  www.qphsmy.com

版权所有: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- 2016 千璞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