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滙观点】功名易逝,析木恒春——专访千璞滙品牌创始人齐晓波先生

08-24 千璞汇析木玉

我个人很欣赏一句古语“入门须正,立志须高”,我选择了析木玉,是“入门须正”,创立千璞滙则是出于“立志须高”。

  2015年,千璞滙品牌在辽东沃土上诞生。是年,旗下多件作品荣获天工奖,其中《法性长明》更是一举斩获天工奖金奖,赢得业内外一致好评。2016年,业内重要的珠宝展上都可以看见千璞滙活跃的身影。这个新兴的玉石品牌仿佛一诞生就是成熟的,就像一位天生丽质的美人,一出场便惊艳四座。而缔造了这个优质品牌的正是齐晓波先生,谈到喜欢的析木玉和自己创立的品牌千璞滙,平日风趣幽默的齐总一下子严肃了起来,他从专业角度谈原石、从个人情怀谈品牌文化内核,让我们看见了一个不太一样的玉石品牌,既扎根于大地,也向往灿烂星空……

鞍山市宝玉石协会副会长、析木玉专业委员会会长、千璞滙品牌创始人齐晓波先生。


Q:相较于其他玉种,析木玉有哪些独特的特质?
A:玉石矿物成分不同的话,可比性不大。析木玉跟和田玉一样同属透闪石玉,产状为河磨玉。我们拿和田玉来比较,先说色彩,和田玉的色彩十分丰富,包括白色、黄色、绿色、黑色、还有糖色和其他杂色。辽宁地区的河磨玉颜色相对单纯一点,以岫岩的黄白河磨玉和海城析木镇的绿河磨玉最具代表性。和田玉也有绿色的,像青玉,但相对而言,析木玉的绿色更暖,特别是黄绿料,视觉效果更温和,更惹人偏爱。
  再说玉质,玉质是决定玉料好坏的重要标准。实际上青海料、俄罗斯料也都是透闪石玉,但整体来说,青海料和俄罗斯料的玉质不如和田玉,所以长久以来和田玉最受欢迎也最受推崇。跟和田玉比,析木玉的玉质也毫不逊色,非常细腻。业内有一种说法,析木玉是唯一可以替代和田玉的玉种。析木玉最好的料可以达到肉眼看不到结构的状态,也就是“无结构”,和田玉都很难找到无结构的玉料,这个应该算是顶级析木玉最大的特色。

“无结构”应该算是顶级析木玉最大的特色。


Q:您认为,析木玉这种独特的玉质是怎样形成的?
A:析木玉的形成成因,目前学术界还没有定论。我的看法也只是一家之言,说出来和大家一起探讨。我个人认为析木玉的形成一部分来自于原生玉矿,一部分则诞生于火山喷发,这种复杂性造就了绿料的多样性。具体来说,绿料产自发源于海城市孤山镇瓦子沟村的海城河,有名的产地包括孤山镇、析木镇、马风镇。海城河上游的孤山料可以推测是来于原生玉矿,经过亿万年的河水冲刷而形成,跟和田玉的形成原因基本一致。现在我们还能在瓦子沟村发现原生玉矿,由于瓦子沟的河水量小,又是源头,水的流速不快,河水搬运力度不大,所以孤山的玉块大皮厚,玉质相对逊色于析木料。
  而析木料则形成于火山喷发,依据实地考察,我推测几亿年前,析木镇上游的火山喷发,遗址是现存的小孤山仙人洞附近,滚烫的岩浆顺着河流流淌,与河水中的其他矿物迅速融合,形成新的矿物——析木玉。岩浆受到河水的瞬间冷却,同时被其他泥沙矿石覆盖,形成了析木玉古怪嶙峋的外形。有些河床段的岩浆多次喷发泥沙也多次覆盖,从而形成了犹如岩层剖面般层叠的析木玉。原石标本非常清楚地证实了这些推测,千璞滙展馆内藏有不少原石标本,欢迎大家来参观。实际上,析木玉收藏爱好者邢良坤先生也曾对此说法进行了实地考察论证,得出的结论与我的基本一致。

析木玉原石,可以明显看到岩浆与泥沙留下的地质痕迹。


Q:析木玉历史十分悠久,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却消失了,您怎么解释这个现象?
A:析木玉的历史可以追溯至8000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,这点在考古上已经得到了证实。辽宁省考古队在小孤山仙人洞内发现了红山时期的玉斧砍斫器等,这些文物现收藏于鞍山市219公园博物馆。此外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国祥研究员 在1992年的时候,在毗邻辽西的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洼考古发现了两块玉玦,经相关专家论证用料就是辽宁析木玉(黄绿色透闪石)。
  考古发现证实了析木玉是中国最早被开发使用的玉料之一,是我国玉文化的重要源头,这么重要的玉料却消失了很久,直到90年代初人们才发现原生矿床。我推测是数千年前发生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洪水,上游的水土流失掩埋了当时的矿藏,受社会发展和开采工具的限制,人们很难发现埋藏于河床底部的美玉。近年随着大型开采机械的投入,绝世美玉析木玉才重现人间。析木玉重新出现,瞬间掀起了业内大量开采和买卖的热潮。为了保护环境和宝贵的玉石资源,当地政府已经采取保护措施禁止挖掘河床,目前析木玉储量大约有80%未被开发。

小孤山仙人洞遗址,辽宁省考古队在洞内发现了红山时期的玉斧砍斫器等。


Q:千璞滙旗下作品相继拿下了天工奖金奖、玉华奖等多项业内重要奖项,展现出了极大的品牌魅力,您自认为是什么品牌特质让千璞滙备受业内行家的肯定?
A:能够逢上当下开放、自由的行业环境,我觉得这是千璞滙和所有新生玉石品牌的幸运。至于说千璞滙自身的品牌特质,千璞滙首先是一个年轻的品牌,有朝气,有理想。我成立千璞滙的初衷就是希望做出一些精品、有艺术性的析木玉作品,让当代玉雕艺术和析木玉一起留存后世。我个人很欣赏一句古语“入门须正,立志须高”,我选择了析木玉,是“入门须正”,创立千璞滙则是出于“立志须高”。
  在某些方面我是一个很理想化的人,做任何事都力求做到最好。千璞滙当然不是最好的,但她有一股勇于追求、不断趋近完美的劲儿,我觉得或许正是千璞滙这种执着的劲儿打动了大家。儒家追求功名,看重的不是功名本身,而是“追求”的过程,就是我们常说的积极入世的精神。经营千璞滙这个品牌,是我的“功名”。功名会随时间凋零,这不要紧,因为析木玉会留下来,她的绿色会像春天一样永恒。

奇妙的析木玉天然原石,美如自然凝固的一副春景图。


Q:千璞滙旗下作品相继获奖让大家看到了品牌不俗的创作力,您是如何让品牌保持这种高水准的创作力的,有没有想过艺术上的突破?
A:要长期保持高水准的创作力很难,对玉雕创作者来说是这样,对品牌来说更是这样。我个人不是玉雕创作者,所以我不会过多干涉创作者,而是最大限度地给玉雕师创作的自由。艺术说到底是非常个人的,好的艺术品都带着鲜明的个人风格。千璞滙旗下有三位主创玉雕师,他们个性不同,创作风格也不同。我鼓励他们做经过自己思考、消化过的东西,而不是盲目跟风做流行的“爆款”。
  至于说艺术突破,这个是我们的玉雕师一直在努力的方向,我自己也在寻求更宽广的平台,探索析木玉创作更多的可能性。今年我启动了一个全国性的项目,邀请北京、上海、苏州的玉雕大师们参与析木玉创作。后续我们还会出版一本专著,记录下这些玉雕大师的创作过程和作品,让大家能细致地了解析木玉创作的现状。
  目前,析木玉创作在东北地区最有影响力,创作者也大都是东北本土的玉雕师。我觉得要实现艺术突破,第一步就是要走出东北,让不同地区的玉雕家都加入创作队伍,为析木玉创作注入新鲜的血液。参与创作的玉雕家多了,作品类型也会更加丰富,表现技法和艺术形式也会更多元化。归根究底,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艺术家,再好的玉料只有通过玉雕家的创作,才能展现出它不同于自然美的人力美。我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力让更多玉雕家参与进来,形成当代析木玉创作的传统,这样下一代人才有兴趣关注、钻研析木玉艺术创作。

版权所有: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- 2016 千璞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