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滙观点】采得百花成蜜后——专访千璞滙玉雕师赵泽民

08-25 千璞汇析木玉

  一尊达摩像,先后拿下了天工奖、”百花·玉缘杯”两大业内重量级奖项。这尊达摩像到底有何魅力,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,一切还得从赋予这尊达摩像艺术生命的玉雕师赵泽民说起。赵泽民是千璞滙旗下的新锐玉雕师,先后从事过岫岩花玉、老玉创作,现专攻析木玉。说起入行经历的种种,赵泽民直言做玉雕纯属巧合。入行近二十年,他说自己像一只蜜蜂,采得百花成蜜后,经历了奔波忙碌,也品尝到了艺术创作的甘甜。

赵泽民析木玉作品《万贯一钵》,先后荣获天工奖、”百花·玉缘杯”两大业内重量级奖项。


Q:最初您是怎么进入玉雕界的?
A:我入行做玉雕真的是出于巧合。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,没事就自己画着玩儿。那时候家庭条件不好,我不好意思开口找家长要钱买画册,就借别人的画册临摹。我一边上学一边自己摸索着画画,直到18岁那年才开始学玉雕。
  说起来也是因缘巧合,那年我妈妈很偶然地认识了我们当地一位做仿古件的老师傅。我们岫岩因为岫玉的关系,当地有不少做玉雕的师傅。我妈妈跟他说到我很喜欢画画,他就建议我可以学玉雕。就这样,这位老师傅成了我的玉雕启蒙老师。他是那种功底很好的老辈手艺人,很擅长做花鸟题材和素活。素活是行话,就是素面器皿件。素活的造型和雕刻难度都很大,需要很扎实的基本功。跟着师父学了四年,他教了我很多,像设计、雕刻技巧等。他对我影响很大,非常感谢他。

赵泽民花玉作品《祈祷》


Q:是什么契机让您离开启蒙老师去寻找更广阔的天地的?
A:其实当初我并没有太复杂的想法。因为一直都想系统学习美术,几年的玉雕经历更让我认识到没有扎实的美术基础很难做出好东西。所以到2003年,我就开始一边系统学习画画,一边自己独立做玉雕。学画是在我们当地的一间画室,老师是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的老辈大学生,美术功底很扎实。那段时间非常忙碌,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。美术这块,我跟着老师学了素描、速写、色彩等课程,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素描。玉雕方面,我也开始学习借鉴石雕,临摹寿山石、青田石等名家作品,像林飞、林如奎、倪东方等大师作品我临摹了很多遍。
Q:您提到了学习石雕,您还学习借鉴过其他传统艺术门类吗?
A:除了石雕,我个人还很喜欢泥塑。2010年的时候,我在我们当地学了一段时间的泥塑。学泥塑不仅仅因为自己喜欢,也是想加强自己对人物造型的理解。玉雕,特别是做人物立体件,造型十分关键。玉雕是减法,泥塑则是加减法并用,学习泥塑可以帮助我更好地认清玉雕造型的特点和技巧。另外,我们做人物件,有时候会先捏一个泥塑的小稿,想法成熟后再开始雕。会泥塑对我们的创作构思帮助也很大。

赵泽民老玉作品《雪夜奔梁山》


Q:您专程去扬州玉器厂进修学习过,谈谈您那段时间的经历吧。
A:去扬州玉器厂进修是在2012年。之前我提过我的启蒙老师是做仿古件的,我入行最开始接触的就是传统玉雕。我觉得做玉雕谈创新,是没办法脱离传统去创新的。为了更加全面地了解传统玉雕,也为了提升自我,我去扬州玉器厂进修了一段时间。
  业内人都知道,扬州玉器厂培养出了很多玉雕大师,有非常深厚的玉雕文化传统。厂里的作品题材很广泛,像素活、人物、花鸟、山子等,不同的东西有不同的设计思路,雕刻技法也有差异。特别是做传统人物件非常讲究,每一个细节都有章法,比如做仕女,手要手心向下,这样看起来更有视觉美感。

赵泽民青玉作品《秋钓图》


Q:您创作涉猎的题材很广,您自己比较喜欢什么类型的题材?
A:以我个人爱好来说,我比较偏爱贴近生活、自然的题材,像人物、花鸟。做人物的话,我喜欢创作生活中我们都可以看到的普通人,像农妇、孩子、老人。在设计的时候,我也比较喜欢把人物放在一个生活化的情境里,展现人物自然的状态,我觉得这样的人物会更有感染力。
  做自然题材的话,相比于传统山水的表现方式,我更喜欢做充满生机的花鸟和自然景观。在日常生活中,每个人观察到的鱼虫鸟兽是不一样的,即便面对同样的景色,每个人的感受也截然不同。我创作的时候,会把生活中观察到的、感受到的东西融入其中。所以你看我的自然题材作品,你可能觉得它不像传统玉雕那么优美,但它一定是真实的,是充满感情色彩的,而这正是我追求的艺术效果。

赵泽民析木玉作品梅兰纹吊坠

版权所有: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- 2016 千璞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