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滙观点】云开见月明——专访千璞滙玉雕师赵泽民

12-15 千璞汇析木玉

2016年可以说是千璞滙玉雕师赵泽民的收获年。在11月揭晓的“天工奖”上,赵泽民以作品《绿度母》一举荣获2016年“天工奖 ”金奖 。之后,他又荣获第九届(苏州)“子冈杯”银奖,赢得了业内的广泛关注。这位年轻玉雕师的作品到底有何魅力,他又有着怎样的创作心境,我们从他荣获第九届(苏州)“子冈杯”银奖的最新作品《自由系列之良驹、池鱼、笼鸟》(该作品已申报知识产权保护)说起……


▲千璞滙旗下玉雕师赵泽民

Q:您最近获得第九届(苏州)“子冈杯”银奖的作品《自由系列之良驹、池鱼、笼鸟》与您之前的作品很不一样,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件作品吗?

A:这件作品是由三块玉牌组成的套牌,比较有现代感。我之前做的多是人物件,牌佩也接触过,但做得不多,这一次算是第一次尝试套牌这种形式。很多玉雕大师都创作过套牌类的作品,其中有一些作品创意十分新颖,呈现出与传统玉牌完全不同的艺术风貌。在创作这件作品时,我也想做一些突破,就尝试以“自由”这个比较现代的主题来切入,用马、鱼、鸟这三个象征物来表达我对自由的理解。


▲赵泽民新作《自由系列之良驹、池鱼、笼鸟》荣获第九届(苏州)“子冈杯”银奖

Q:这组作品在造型、设计上有什么特点?

A:这组套牌造型很简洁,没有牌头,也没有纹饰点缀,整体看是十分干净、明朗的。在设计上我追求极简,尽量少雕、不雕。牌背、牌子的边缘都没有雕工,只单纯用留白的手法在牌面上雕出马、鱼、鸟挣脱束缚的场景。这样大家看这件作品时,全部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牌面上。古人说“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”,其实做玉雕也是如此。其他地方不雕是“弛”,牌面细雕则是“张”。这样作品虽然是静态的,但内在的动感就出来了。你看它的时候,能感受到情绪的节奏。


▲马匹的造型取法唐代,但马儿冲破围墙呈现出的力量感是现代的。



Q:您之前的创作呈现出的多是自然、宁和的东方美,这件作品则很有现代感。您是刻意追求这种变化吗,您想借这件作品表达什么呢?

A: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去追求这种变化。大概是因为在创作的时候,我更多是以一个“现代人”的眼光去思考“自由”这个主题。现代人缺少信仰,生活节奏也更快,面临着很大的生存压力。跟前人相比,我们很难感受到那种“天人合一”式的和谐与宁静。更多时候,我们感受到的可能是一种难以说清的束缚感,是对生命的困惑与忧虑。创作这件作品,我是想表达一种“力量”。我用马、鱼、鸟象征被困住的生存状态,最终它们挣脱了束缚,重归自然,重获自由。我希望借用它们传达出一种积极的信念。就像歌里唱的,“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”。一旦你有了向往自由的信念,它就可以帮助你积聚力量,最终挣脱身上的种种束缚。


  因为创作的理念是基于现代生活的体验,所以这件作品有了很浓厚的现代感。但它也是有传统因素在里面的。“自由”是一个永恒的主题,从古至今,人类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古人也写过很多关于自由的诗文。像陶渊明写过“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”。我选择马、鱼、鸟这三种动物来表现,正是因为它们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有很浓的象征意味。



▲没有鱼死网破的惨烈,赵泽民用“漏网之鱼”表达出自由背后的浪漫气息。

Q:从您的获奖作品来看,您的人物创作多是宗教人物,这跟您的心境有关吗?今后您的创作方向还会以人物为主吗?

A:我的作品取材、表现形式其实都还挺广泛的,可能我的人物件作品更被业内认可,所以获奖的作品都是这类。实际上,我也创作过山水、花鸟类的作品,只是近年创作的重心是人物件。说起来,做人物件,我最早做的多是比较有生活气息的人物,像老人、孩子、农妇这类。之后因为专攻析木玉创作,析木玉色彩素雅、质地干净,很适合表现宗教人物,就开始转向宗教人物的创作。说到创作心境,我个人对佛家文化也比较感兴趣。我觉得有兴趣才有动力去钻研,最终才能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。


我并没有给自己定下一个明晰的创作方向。大体来说,人物件一直是我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今后我还会继续钻研、继续提升。另一方面,我也想尝试创作一些像“自由系列”这件作品一样打破传统,更具备“个体”色彩的作品。但是做玉雕多少都要受限于玉料,有时候我们的创作需要“偶然”的成全。可能一个创意在脑子里已经酝酿成熟,但缺少合适的材料,这就要等待机缘,等着遇到一块合适的玉料。这是玉雕创作的局限性,也是玉雕创作的乐趣所在。俗话说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,入行十多年,我耐心地熬过了起步的困难期,才迎来了今天的“月明”。我希望自己能够保持这种耐心,去迎接更好的创作状态。


▲挣破牢笼的鸟儿让人想起陶渊明诗中恋旧林的羁鸟,现代思考与传统诗意完美融为一体。

欢迎关注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官方网站: www.qphsmy.com

版权所有: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- 2016 千璞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