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滙观点】没有哪种玉能随随便便成功,析木玉也一样——析木玉的天工奖征程

03-11 千璞汇析木玉

   2015年千璞滙析木玉作品《法性长明》斩获“天工奖”金奖,并荣登“天工奖”典藏集封面,在玉雕圈内激起千层浪,引发了广泛的关注。到2016年千璞滙旗下析木玉作品《绿度母》又力获“天工奖”金奖,同时再登“天工奖”典藏集封面。一时间,析木玉成了业内炙手可热的“红人”。如此漂亮的战绩,难免会让人觉得析木玉是横空出世,继而一战成名的传奇“英雄”。实际上,析木玉的成功远不是这么轻松,从析木玉的天工奖征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。

2013年——被忽略的新人

  早在2013年,析木玉作品就参与了“天工奖”评选且成绩不俗。是年,一件名为《吹箫引凤》的作品荣获“天工奖”金奖。“天工奖”作为业内最高荣誉,获得金奖的作品大都会赢得广泛关注和赞誉。这件选料上乘、创意新巧的作品也不例外,只是当时析木玉还未被大家熟知,同类玉种参选作品也有限,远不能形成规模效应,所以这一玉种并未赢得广泛关注。

▲析木玉作品《吹箫引凤》荣获2013年“天工奖”金奖。


▲《吹箫引凤》细节图

2014年——有“小名”没“大名”

  到2014年,“天工奖”上也出现了析木玉的身影。千璞滙旗下玉雕师张庆东的作品《顿悟》荣获铜奖。在当年的“天工奖”典藏集上,我们能看到作品玉料标注的是“河磨玉”。作为一个本土俗称,“河磨玉”这个名字只是表面上揭示了玉料的成因。严格来说,它并不是一个严谨科学的命名。实际上,当下很多玉石都有两个名字,一个是地质学名,一个则多是民间约定俗成的以产地命名的俗称,如“和田玉”、“独山玉”等等。近年来,这种“双名制”的命名方法逐渐开始获得学界认可。依据这种方法,析木玉的地质学名为“透闪石玉”,产地俗称则为“析木玉”。


▲张庆东作品《顿悟》荣获2014年“天工奖”铜奖。

2015年——正本清源

  2015年可以说是析木玉的幸运年,这一年析木玉作品获奖的就有十件之多,其中千璞滙作品就占了一半。这些惊艳亮相的作品分别是一举斩获金奖的观音造像《法性长明》;荣获铜奖的《千里走单骑》;荣获优秀奖的《万贯衣钵》、《自在无碍》及《万行圆满》。这些获奖的优秀作品是从众多析木玉作品中层层甄选而出,由此足以看出很多玉雕创作者已经开始用析木玉创作,而析木玉创作的繁荣也吸引到了学界专业人士的目光。这一年,在“天工奖”典藏集上,析木玉不再是“河磨玉”,而是同时标注了“析木玉”以及“透闪石玉”,让大家直观、科学地了解析木玉的产地来源以及特性。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法性长明》荣获2015年“天工奖”金奖。
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千里走单骑》荣获2015年“天工奖”铜奖。
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万贯衣钵》荣获2015年“天工奖”优秀奖。
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自在无碍》荣获2015年“天工奖”优秀奖。
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万行圆满》荣获2015年“天工奖”优秀奖。

2016年——理性前行

  在2015年的惊艳亮相之后,2016年,析木玉在“天工奖”上的亮相显得低调了很多。对比上一年,这一年千璞滙参评的作品减少为2件。但这两件精品作品皆表现不凡,《绿度母》再次拿下金奖,《秽迹金刚》也荣获优秀奖。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绿度母》荣获2016年“天工奖”金奖。


▲千璞滙旗下作品《秽迹金刚》荣获2016年“天工奖”优秀奖。

  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玉石的产地大都位于经济不发达的“边缘”地区,而玉石创作者以及消费者大都集中在经济发达的“中心”地区。一个玉种要被大众熟知并认可,就要打破地域限制,从边缘地区进入中心地区。新疆和田玉经过了几千年“东征”,才成为传统玉石界的主流。相较之下,析木玉的“西征”之路可以说极为迅速且有效。从本土俗名河磨玉到析木玉,仅仅是名字的更迭,我们就能从中看出析木玉逐渐获得了业界及学界的认同。而从获奖作品的数量以及艺术含量来看,我们也不难看出越来越多玉雕师开始投入到析木玉创作中,为析木玉注入了多元审美。而这些才是析木玉成功的真正奥秘所在。


▲《析木恒春——中国玉雕名家析木玉作品典藏集》封面

欢迎关注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官方微信:


版权所有:辽宁析木玉文化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 2015 - 2016 千璞滙